请记住本站域名 66kkhh.com

请记住本站域名 99kkff.com

[不伦恋情]儿媳看好德国队

时间:2019/9/18 0:14:28

吉姆和朋友特德坐在沙发上,每人手里拿着一瓶啤酒,看着球赛。吉姆年过

五十,体重已经有点超标。他和妻子在这个村庄生活了近三十年,如今头也秃了,

小肚子也起来了,退休以后他就整天和朋友打牌喝酒为乐。今晚妻子去看朋友了,

他就把老友特德请来老哥俩一起看球喝酒。托德也是个五十多岁的胖子,不过已

经离婚了,因为他的妻子忍受不了他经常嫖妓。



  比赛就要开始时,门铃响了。吉姆打开大门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儿媳凯伦站在

门口。自从凯伦一年前嫁给吉姆的独生子,吉姆就对美丽的儿媳充满遐想。吉姆

仔细地从头到脚打量着凯伦,少妇今年26,5。8英尺,棕色短髮起到肩部。

今天她穿了一件短袖衬衫,上面的两个纽扣敞开着,B罩杯的乳房严实地裹在衬

衫里,下摆塞进了棕色迷你裙,露出膝盖上方几英吋健康的肌肤,脚下蹬着的高

跟鞋恰好衬托出她的诱人曲线。



  真是个尤物!她是一名律师,似乎刚下班。凯伦抬起头看着公公,微笑着说

了句「嗨」。吉姆低头看着她闪烁的绿色眼眸,回答道:「嗨,请进吧。」



  「好的。我是顺路来还掉这些盘子的。」说着她取出几个小碟子。



  「哦,请进来说话。」吉姆说着把凯伦让进屋子。凯伦闻到吉姆满嘴的酒味,

心想赶快把事办完走人。凯伦不喜欢她公公。他经常在无人时动手动脚,好几次

在凯伦洗碗时,他会走到后面抚摸她的肩膀,或者用他的大手拂过她的头髮。凯

伦告诉过丈夫关于公公的行为,但丈夫总是认为她多虑了。但凯伦知道这不是杞

人忧天,所以她决定尽可能对吉姆避而远之,至少不要和他单独相处。看到特德

光着身子坐在沙发上,凯伦迅速走进厨房,放下盘子,立即回到门口。



  「不多坐会吗?你婆婆今晚去朋友家了,一起来看球吧!」吉姆笑瞇瞇地伸

手拍着凯伦的背部。他经常幻想自己的大手将儿媳性感的躯体从头到脚摸个遍。

每次想到凯伦的紧身牛仔裤,结实的屁股,完美的腰身,吉姆总会不由自主地硬

起来。



  「不了,天要黑了,格雷格晚上在城外谈生意。我得赶回去,」凯伦感到公

公结实的手掌按在背部,赶忙回绝了他的要求。走到门外,她仍然感到火热的目

光注视着自己。吉姆盯着凯伦紧致短裙包裹着的完美臀部,当她上车时,美丽的

大腿在超短裙下惊鸿一现,立刻让他硬了起来。吉姆歎口气关上门回到沙发上接

着看球。



  没过一会,又有人敲门。吉姆起身开门发现站在门口的还是凯伦!



  「嗯,我的车发动不起来了。」她红着脸轻声说道。



  「这样啊,让特德和我来看看!」吉姆转朝特德笑了笑:「来吧,特德。让

我们看看能否为这位可爱的年轻女士做点什么。」特德打个唿哨,起身和吉姆走

出门外。



  这是个炎热的夜晚,凯伦坐在车里不停扇着扇子,两个老头在车底忙活。特

德打开车门让凯伦出来,少妇从车座下来时无意间柔软的屁股顶到了特德的腿档  

。凯伦明显感到短裤下老头的坚硬。



  特德坐在驾驶座上试了试:「哦,看来你今晚哪都去不了。电池报废了。」



  「恐怕你得在这过夜了。我家车被你婆婆开走了,明早我们再找人修吧。」

吉姆说着从车底爬出来。凯伦双手叉腰,薄薄的衬衫紧紧贴在身上,显示出胸罩

的轮廓。吉姆甚至看到她的乳头凸起。凯伦别无选择,这是个偏远的地方,离公

交车站都很远。「那好吧。」凯伦不情愿地锁上车门,跟着两个老头回到小屋。



  凯伦双腿交叉坐在单人沙发上,而特德和吉姆坐在双人沙发上看起了球赛。

凯伦觉得有一道目光盯着她,扭头看到特德看着她的胸部。凯伦把双臂交叉在胸

前,挡着自己的乳房。特德笑了笑,喝了口啤酒。吉姆起身打开了酒柜。



「想喝点什么?」他对凯伦说。

「哦,不用了。我不渴。」



「那哪行,难道客人来了连口酒都喝不到吗?」他态度很坚决。



  「那就来点白开水吧。」凯伦答道。



  「对不起,本酒吧不供应白开水。」吉姆说着倒了一大杯「玛格丽塔」递给

凯伦。凯伦确实口渴难耐,于是不情愿地接了过来。吉姆看着美丽的儿媳弯腰拿

起酒杯,白色衬衫下春光乍现,露出了黑色胸罩下的丰满乳房。



  凯伦刚喝完一杯,吉姆又倒了一杯,他开始得寸进尺了:「和我们坐到一起

来吧,凯伦。这样我们仨都可以吹到门口的凉风了。」说着吉姆拍了拍他和特德

当中的空当。两杯酒下肚后,凯伦忽然觉得坐在两个老头子当中也没什么大不了

的,于是她起身挤在了两人当中。吉姆将手放在她膝盖上:「这样凉快多了吧!





  凯伦喝了一口酒,弯下腰把杯子放回桌上。这个动作使她的衬衫从短裙里滑

了出来,闪现出背后一大块雪白肌肤。吉姆和特德清楚地看到了她的黑色蕾丝丁

字裤,两人注视了一会,然后相视一笑。



  凯伦的注意力却被球赛牢牢地吸引住了:「今天是世界盃半决赛吗?我知道了,

白衣服的是德国队,那个金髮的叫克洛泽!」「呵呵,凯伦看来你和老特德

一样是德国队球迷。」吉姆又倒了一杯酒递给她。她礼貌地推开了:「我刚开始

看球,我比较喜欢德国队,他们太厉害了,连续好几场进4个球。」



  吉姆笑了笑:「呵呵,进球多也要看对手是不是很厉害。今晚比赛你觉得德

国会赢吗?」

  「嗯,虽然我记不得今晚德国对手是谁,但我看看他们的状态怎样,就知道

结果了。」凯伦仔细观察了一会说,「咦,那个蓝衣服的21号蛮帅的,就是精

神萎靡,好像没睡醒一样。还有那个5号太矮了,比德国队矮那么多,好像还是

后卫,德国肯定赢!」



  「哈哈,凯伦小姐,我不想冒犯你。但我要说你是个伪球迷,这场……」

德指了指电视,「只要是看过球的都知道德国队会输掉这场比赛。」



  讨厌啊!凯伦撇了撇嘴,男人总是这样,只要有机会就贬低女人以此来显示

自己的伟大。格雷格就是如此,整天自诩为足球专家,结果呢?巴西队一场就输

了三千美金,完了还大骂卡卡水货,凯伦为巴西帅哥打抱不平:「专家都说了,

光有卡卡一个人,没有好队友配合是没有的。我早知道巴西会输给荷兰。」



  格雷格好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她:「你怎么知道?」「很简单,主教练太差

了,连克里斯亚蒂罗纳尔多都不带上场,当然会输。」



  格雷格几乎要吐血:「你真是个伪球迷!他们怎么会在一个队?」凯伦指着

墙上的海报:「当然是一个队的,你看他们胸口连字母都一样,BWIN,旁边

还有个小小的皇冠标誌也一样。」律师的观察力可不简单,她得意的想到。结果

丈夫扭头就走,嘴里不停嘟哝着:「伪球迷是无法沟通的。」什么嘛,说不过人

家就耍赖!



  想到这凯伦那律师争强好胜的天性发作了:「特德先生你太武断了,比赛还  

没结束呢。我说德国肯定赢。」



  特德有点哭笑不得,刚要开口。吉姆朝他使了个眼色,接过话茬:「是吗?

那我赌这场德国输。」吉姆指了指电视屏幕,拉着长腔说道,同时给特德递了个

意味深长的眼色。「呵呵,我也觉得德国会输,虽然我是忠实的德国球迷。」特

德会意赶紧答应到。



  「哦,那你真是个伪球迷,特德先生。」伶牙俐齿的美丽女律师趁机反唇相

讥。



  吉姆赶忙打圆场:「这样吧,我们打个赌,德国队赢的话,我们各付400

美元给你,反过来……」「我付400,嗯,800美元给你们,没问题。」凯

伦微笑着答道。以前只是看格雷格赌过球,没试过。这次酒精让凯伦胆大了不少,

而且800美元对她来说不算什么。要是赢了呢,回去可以在丈夫面前好好炫耀

吧。



  「说定了,那让我们看球吧,亲爱的凯伦。」吉姆柔声说道,按在膝盖上的

大手悄悄地往大腿上方移动了一点。特德的笑容也颇为异样,瞄过自己的眼神令

凯伦感到心跳有点加速,幸好公公的动作到此为止。三人总算安静地吹着凉风看

起了比赛。



  「哦,看来我们得付钱给你了,凯伦。加时赛快要结束了。」一个小时后,

特德故作惋惜地说。「是不是要罚点球了?格雷格说只要点球肯定是德国队赢」

凯伦兴奋起来。



  「嗯,只要过了这几分钟。」说着吉姆的手滑向凯伦的大腿内侧。他凝视着

儿媳裸露在短裙外的肌肤,想要偷偷把裙子往上拉,但凯伦发现了,她立即按住

裙子阻止了公公的行为。她心中有些慌乱,世界盃开始后格雷格就忙于看球,快

一个月没和她做爱了。现在坐在两个光着上身只穿短裤的男人中间,凯伦身上微

微发热,呼吸变得沉重起来。比赛快点结束吧,她想着。



  「PIRLO……PIRLO……EXCELLENT,IT' SGROS

SO,GROSSO……GERMANY HAVEBEEN SILENCED,

OH,WHAT A TIME TO SCORE!」电视中的惊呼让凯伦惊醒了,

德国队丢球了!她歎了口气,看来打赌输了。这时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她身上没

带钱!



  「PIERO……THE SECOND GOAL……OH,PIERO」

转眼间,德国队又丢一球,0比2,德国队输了。但三人都不关心了,看着特德

和吉姆的微笑,凯伦尽量用温柔的声音说:「呃,我从家里出来忘了带钱包,但

下次我可以还上……」



  「不行,赌场传统,当场结账!」吉姆关上了电视。



  「但我身上确实没钱!」



  「那么,我有个办法,只要你做一件事,所有帐都清了。来,先喝口酒。」

吉姆咧嘴笑道。凯伦知道麻烦来了,两个满脑子龌龊念头的猥琐老头能有什么好

事呢?



  「那你想怎样?」她喝了口酒,想镇定下情绪,勉强说道。

  「只要你给两位债主,也就是特德和我,每人亲一下。」



  「没门,我已经结婚了。」凯伦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得了吧,不就是吻一下吗?我肯定你以前吻过不少男孩子,况且我还是你

的公公。」吉姆微笑着回答。



  凯伦犹豫了,似乎只吻一下没什么坏处。确实自己也吻过公公的额头,当然

那只是出于礼貌。但今晚又不太一样,至于有什么不一样,酒精已经让她有点晕

头转向,想不明白了。



  「好吧。」凯伦侧过身去吻公公的面颊,她双手有些发抖,不知道下面会发

生什么事。



  「这样更舒服点。」吉姆将凯伦一把拉到大腿上。凯伦试图挣扎,力气又不

够,关键是她想尽快结束这苦差事。她分开双腿跨坐在吉姆的大腿上,弯腰吻自

己的公公。吉姆好像进了天堂一样。热辣的儿媳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温柔的双臂

搂着自己的脖子,殷红的嘴唇与自己紧贴在一起。吉姆一手搂住凯伦的脖子,舌

头粗鲁地侵入了儿媳的口中,两人的舌头热情的交集在一起,另一手把凯伦塞在

短裙的衬衫拉了出来。



  凯伦发出低低的呻吟,感到吉姆坚挺的下身顶在她的臀部。她连忙提臀避开

和吉姆的下体接触,但小穴已经湿了一片。吉姆没有罢休,他双手按在儿媳结实

的屁股上,隔着裙子又挤又捏,接着往下滑动,抚摸光滑裸露的大腿,然后将短

裙掀起到她的腰部。现在公公的大手直接抚摸着儿媳的光屁股,享受美妙的触感。

一条细细的丝质内裤紧绷在光溜溜的屁股上,消失在神秘的臀沟里。



  凯伦感到公公手上不安分,赶忙停止了热吻。吉姆趁机一手牢牢抱住凯伦,

不让她起身,一边吻着凯伦修长洁白的脖子。



  「哦,不,不要这样。」凯伦无力地呻吟着。吉姆已经吻到了凯伦的香肩,

停在美臀的手掌也没有闲着。



  特德忍不住了:「时间到,该轮到我了。」吉姆恋恋不捨地鬆开凯伦。她刚

勉强站起,双手就被特德抓住,以同样的姿势坐了下来。特德的手掌在凯伦的全

身游弋,一只手伸到她胸口玩弄着坚挺的乳房。凯伦已经慾火高涨,当特德隔着

衬衫紧捏着乳头时,凯伦的呻吟居然带上了一丝兴奋。



  吉姆站在儿媳的身后,这一天他等了很久了。他弯下腰再次亲吻起凯伦的脖

子,一只手探入了她的短裙。



  「不要啊!」凯伦连忙停止了和特德的热吻,试图把裙子里的手推出去,但

吉姆已经摸到了蕾丝内裤的三角地带,隔着潮湿的布料感受着她淫水横流的小穴





  「小穴都湿透了,你这个骚货。」吉姆在儿媳的耳旁说道。特德撕开了凯伦

的衬衫,纽扣飞得到处都是。凯伦洁白坚挺的胸脯和黑色胸罩完全暴露出来,特

德捏住一边乳房的乳头,同时伸出舌头舔着另一边乳房。吉姆的手完全深入,先

摸到了细细的内裤,下面是稀疏的阴毛,接着掠过阴唇,探入了儿媳火热的阴道





  「哦,天哪!你不能这么做!」被公公一边指奸小穴,一边舔着肩膀,凯伦

气喘吁吁地抗议道。但吉姆又伸进了第二根手指,他简直难以相信儿媳的阴道会

这么紧,第二根指头塞起来都有点困难。凯伦无力的靠在特德的肩膀上,满怀欲

望地咬着特德的脖子。



  「让我们好好地日这个小骚屄吧!」说着特德和吉姆抬起凯伦走向卧室,手

里还拿着一大瓶朗姆酒。



  两人把凯伦扔在床上,特德先脱掉了短裤。「不,求你了,不要这样……」

凯伦哀求着,刚开口就被吉姆灌了一大口朗姆酒,浓烈的酒精流过咽喉,使她失

去了起身挣扎的力气。特德赤裸裸地站在面前,胖胖的身上满是纹身,但凯伦看

着的是他那粗粗的鸡巴,至少是自己丈夫的两倍粗。特德爬到少妇上面,把她的

短裙掀起到腰部。



  「不!」凯伦再次发出了恳求。特德扯下黑手蕾丝短裤,粗重的阴茎挑逗着

饥渴的阴唇。特德看着猎物的眼睛,无助的表情令他更加兴奋。慢慢地,他的鸡

巴挺进了凯伦紧密的阴道,特德缓慢地抽插起来。



  「哦,不……不要……太大了,我的天哪!」凯伦仰起头,呻吟中似乎带有

一丝陶醉。



  「美人,我好久没操过像你这样紧的小屄了!比我两年前强姦我侄女还爽,  

哈哈。」特德说着把凯伦两腿大大分开架在肩膀上,加速抽插。



  「快停下,我要被撕开了!」凯伦忍不住大叫起来,但内心深处的慾望想要

更猛烈一些。特德紧紧搂住她的腰肢,想打铁一样将鸡巴狠狠地钉入她的阴道。

凯伦的奶子随之有节奏地晃动,吉姆将剩下的酒全倒在儿媳光滑平坦的小腹上,

弯腰品嚐着烈酒和儿媳的体香。



  凯伦一手摀住乳房,一手搂着公公的脖子,下体传来的感觉让她意乱情迷,

丈夫从未像特德这样兇猛地操她。吉姆解开凯伦的胸罩,让已经坚硬的乳头挺立

在空气中。吉姆喝了口酒,吐在饱满的乳房上,然后低头轻轻地咬着儿媳的乳头





  「哦,用力操我吧。」随着特德的加速,凯伦大声呻吟起来。蛋蛋激烈地碰

撞着美女的屁股,鸡巴被火热的阴道牢牢吸住,特德很快爆发了,浓稠的精液充

满了凯伦的小穴。



  这边吉姆脱下短裤,露出了十英吋长的鸡巴:「该轮到我来操你这个小骚屄

了。」特德起身让出位置,吉姆亲吻着儿媳光滑的大腿:「我等这一天好久了,

我会把你操得求饶为止。」说着他沿着大腿吻到了凯伦分开的小穴,舔弄着稀疏

的阴毛和湿润的阴唇。舌头不急于进入阴道,故意停留在小穴周围,直到凯伦发

出饥渴的呻吟。



  「哦,天哪。快进来吧……来操你的儿媳吧……」吉姆等的就是儿媳这句话。

他爬到凯伦身上,将鸡巴对準了阴道口,猛力一插,深深地陷入凯伦的小穴。从

来没有被鸡巴插得这么深,凯伦双腿纠缠在公公的腰间。伴随着吉姆用力地运动,

凯伦浪蕩的屁股也有节奏地上下摇动,尖尖的指甲陷入吉姆的后背,两人一边热

烈亲吻着一边剧烈运动,整张床好像地震一般摇晃起来。



  「哦……操我吧……操吧……」凯伦呻吟着。吉姆低下头看着凯伦清秀的面

庞,想到自己正猛力操着儿媳的淫蕩小穴,很快吉姆就憋不住了。鸡巴悸动着在

凯伦的阴道里迸发出了火热的精液!



  三人躺在一起气喘吁吁,凯伦被两个老头夹在当中。淫慾和酒劲消退了,凯

伦清醒了一些。她刚刚背叛了深爱的丈夫,和公公以及另外一个糟老头鬼混一场,

还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眼泪顺着面颊往下流,但下体的炙热满足感却还未消

退。很快她就精疲力竭地睡着了,裙子还围在腰间,两个男人的精液从小穴中顺

着大腿往下流。



  半小时后,吉姆被床的摇晃弄醒了,抬头一看,凯伦骑在特德身上,小穴套

着特德的鸡巴上下颠个不停,特德边享受着美人的服务边用力玩弄着凯伦高耸的

乳房。吉姆看得慾火高涨,但无处下手。很快他有了主意,去卫生间找来一小瓶

润滑油,从背后推了凯伦一下,让她趴在特德身上,将肥美的屁股和细小红润的

屁眼暴露出来。



  凯伦有点疑惑地回头看着公公。吉姆将润滑油倒在手上,伸出一根手指在肛

门的褶皱处旋动,接着慢慢侵入,在紧致的肛门四壁涂抹。



  「你在干嘛……哦,不要啊……我从来没做过……」凯伦明白了公公的意图,

但她的恳求毫无用处。吉姆从背后搂住她,再次坚挺的鸡巴顶住了她的屁眼。



  「第一次看到你时,我就想把鸡巴插进你的屁股了。」吉姆回答道。凯伦挣

扎着想起身,但被吉姆牢牢按住。特德也很配合地双手抓住凯伦两片粉臀,用力

分开,让本来细小的菊花敞开好让吉姆进入。由于润滑油,吉姆没怎么用力就插

入了肠道。凯伦发出了痛苦的呼喊,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哦,停下……求你了

……」



  吉姆终于完全插入了凯伦的后庭,好像事先商量过的一样,特德和吉姆步调

一致地日着美丽的少妇。两个鸡巴同时在体内抽插的感觉让凯伦渐渐忘记了疼痛,

随着吉姆速度的加快,两个肉洞被塞满的充实感觉令凯伦产生了快感。



  「哦……再大力点……继续……」凯伦被两个老头同时猛操得欲仙欲死,淫

声不绝。吉姆将刚才探入菊花的手指送到凯伦嘴边,耳语道:「舔吧,小骚货。





  凯伦毫不犹豫地舔了起来发出「啧啧」的声音。吉姆边日着屁眼边将手伸到

前面玩弄柔软的大奶子,特德日着小穴揉着雪白的屁股,凯伦就像三明治一样被

夹在两个老头中间,全身的慾望都被点燃了。最终吉姆和特德同时将精液送进了

凯伦的两个迷人肉洞里,三人一起达到了高潮。



  休息了一会,凯伦红着脸走向洗手间,吉姆跟了进去。「今晚被操得爽吗?

」他帮着凯伦将肥皂抹遍全身,在耳边问道。



  凯伦无言以对,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被丈夫的父亲强暴,居然产生了

快感。无论如何,她明白她的生活永远改变了。她吻着吉姆这样想道。



  特德愉快地来到客厅,看了下手錶,时间到了!他按了按遥控器,屏幕上居

然显示出了另一场比赛,德国VS西班牙!



  「这才是今晚直播的半决赛。」特德掀起了电视柜下方的幕布,下面居然盖

着一台DVD。他按了出仓键,取出碟片,上面写着「06WorldCup s

emi- finalITALYVSGERMANY」(O6世界盃半决赛意大

利VS德国)。他咧着大嘴笑了,多么精彩的比赛录像啊!今晚不管德国队输赢

如何,他和吉姆都赚到了![/code]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