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本站域名 66kkhh.com

请记住本站域名 99kkff.com

[群体换伴]上了朋友的漂亮女友

时间:2019/9/18 0:14:28

欣虹的身子似乎也产生出了反应,不但爱液越来越多,全身都变得鬆软和顺从,莹白的肌肤在瞬间似乎也光彩明艳起来。

她已经成为沐浴在性爱风暴中的温柔圣女了。

我的下腹开始觉得饱涨难忍,我皱紧了双眉继续狠狠的抽插着,享用着难得的完美猎物。

我动作越来越快,用力也越来越猛,伴随着「吭哧、吭哧」的喘气声,我已经到达了高潮。

我猛的将欣虹的身子自床上抱起,用尽了力气把肉棒深深地插入欣虹的宫颈当中。

一声嘶喊,滚烫粘稠的精液如同千军万马驰骋在草原一样在此激射入欣虹的体内。

精液不断地从龟头射出并涌入欣虹细嫩的蜜壶,剎时间布满了蜜壶内的各个角落。

多余的精液从欣虹的秘道口源源的流出到阴阜、菊轮和大腿根上,很快变成了灰白的斑迹。

粗大的肉棒马上萎小下来,我带着疲倦和满足扑倒在欣虹雪白娇美的胴体上……

欣虹是从昏睡中醒来,感觉到了下体刺骨的疼痛。

她猛的睁开双眼,马上被眼前的景像吓呆了:自己赤身露体的躺在卧室里,浑身上下的衣物全都不见了,她慌忙将盖在下身的被单扯过来护住胸前,她看到了自己下身的斑斑污迹和落红片片,她想到是我送她进放,她终于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她被小处男迷姦了!羞愧、愤怒、悔恨交集,欣虹恨不得将身边这个夺去自己初夜权的男人剁成肉酱。

然而一个不可迴避的现实是她已经被一个她曾经那么信任的男人粗暴地玷污了,欣虹忍不住掩面哭泣起来。

突然欣虹想到丁干有没有加入,自己是被小处男一人迷姦还是遭到轮姦,有没有被拍裸体录像。

她发现茶几上有一长张纸条。

「亲爱的欣虹,我终于得到你的处女身,我会终生记住今晚,我们一起为今晚发生的一切保密。小处男。」那晚后我与丁干、小芝、欣虹、明竹失去联络。

明竹不久回过,与欣虹结婚,婚后小俩口很恩爱,但明竹以事业为重,经常出差,欣虹受到冷落。

欣虹就会想到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我一天傍晚,欣虹打电话请我陪她,到了她房间后发现门虚掩,进了门后,见欣虹一丝不苟、玉体横陈在床上。

只见她长直的秀髮披下肩头。

似水柔情的美眸凝视着我,微薄的小嘴微张,好似期待着我去品嚐。

奶白的玉颈下是圆润光滑的肩臂,胸前挺立着凝脂般的秀峰,纤腰一握,小腹上是那粒诱人遐思的小玉豆,豊美圆滑的俏臀向上微趐,那雪白浑圆的玉腿显得修长。

她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我毫不犹豫的把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我俩的舌尖轻揉的交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

我胯下呈仰角状的大龟头抵在她小腹下浓黑密丛中那两片油滑粉润的花瓣上。

她一手扶着我的肩头,抬起一条柔若无骨的玉腿向后环绕挂在我的腰际,湿淋淋的胯下分张得令人喷火。

欣虹另一手引导着我约有鸡蛋粗的坚硬大龟头趁着蜜液的湿滑刺入了她的花瓣,我深吸一口气,抑制着内心澎湃的欲浪,将那已经胀成紫红色的大龟头触碰到她胯下已经油滑湿润的花瓣,龟头的肉冠顺着那两片嫩红的花瓣缝隙上下的研磨,一滴晶莹浓稠的蜜汁由粉艳鲜红的肉缝中溢出,我的大龟头就在这时趁着又滑又腻的蜜汁淫液,撑开了欣虹的鲜嫩粉红的花瓣往里挺进,感觉上那肿胀的大龟头被一层柔嫩的肉圈紧密的包夹住。

在柔嫩湿滑的花房壁蠕动夹磨中,近十八公分长的粗阳具已经整根插入了她紧蜜的花房。

「小处男,你真的……好棒……呃…………」 艳绝天人的欣虹那双醉人而神秘灵动的眉眼此时半瞇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如维纳斯般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如芷兰般的幽香如春风般袭在我的脸上。

我那颗本已悸动如鼓的心被她的情慾之弦抽打得血脉贲张,胯下充血盈满,胀成紫红色的大龟头肉冠将她那阴埠贲起处的浓密黑丛中充满蜜汁的粉嫩花瓣撑得油光水亮。

强烈的刺激使欣虹在轻哼娇喘中,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瓣在颤抖中收放,好似啜吮着我肉冠上的马眼,敏感的肉冠稜线被她粉嫩的花瓣轻咬扣夹,加上我胯间的大腿紧贴着她胯下雪白如凝脂的玉腿根部肌肤,滑腻圆润的熨贴,舒爽得我汗毛孔齐张。

我开始轻轻挺动下身,大龟头在她的不久前还是处女的幽径口进出研磨着,肉冠的稜沟颳得她柔嫩的花瓣如春花绽放般的吞吐,翻进翻出。

她的修长的玉腿已经放下,俩人将手环到对方腰后搂住彼此的臀部,将两人的下体蜜实的贴合。

由于俩人是站着交合,欣虹光滑柔腻的粉腿与我的大腿熨贴厮磨,俩人再度急切的寻找到对方的嘴唇,饥渴的吸啜着,品嚐着。

在深沉的拥吻中,我轻轻的移动脚步,像跳着探戈舞步般,轻柔的,不着痕迹的将她带向旁边的桌子,陶醉在情天慾海中的欣虹这时身心都沉浸在我俩上下交合的无上享受之中,不知不觉已经被我带到了桌旁。

我将下体用力一顶,坚挺粗硬的大龟头立即撞到她子宫深处的蕊心,欣虹全身一颤,抱住我臀部的纤纤玉指下意识的扣紧,充满淫液蜜汁的紧小蜜壶本能的急剧收缩,整根粗壮的大阳具被她的小蜜壶吸住动弹不得,两人的生殖器好像卡住了。

「呃……小处男……你不要突然这么用力……欣虹……受不了……呃呃……」

她双目眼波流转,媚态娇人,全身肌肤微微泛红出汗,娇喘吁吁,雪玉茭白的胴体如蛇般蠕动着,紧腻的缠绕着小处男不断挺动的身躯,摇耸着雪白丰隆的臀部迎合我的攻势。

缠在我腰间两条细长却柔若无骨的美腿突然在阵阵抽搐中收紧,像铁箍一样把我的腰缠的隐隐生疼。

她胯下贲起的阴阜用力往上顶住我的耻骨,两片花瓣在急速收缩中咬住阳具根部。

「就这样!顶住…小处男…就是那里……不要动……呃啊……用力顶住……呃嗯…………」

她两颊泛起娇艳的红潮,在粗重的呻吟中不停的挺腰扭着俏臀耸动着阴阜磨弦着我的耻骨。

在她指点下,我将大龟头的肉冠用力顶住她子宫深处的花蕊,只觉得她子宫深处的蕊心凸起的柔滑小肉球在她强烈的扭臀磨弦下像蜜吻似的不停的厮磨着大龟头肉冠上的马眼,强烈交合的舒爽由被包夹的肉冠马眼迅速传遍全身,剎时我的脑门充血,全身起了阵阵的鸡皮。

在此同时一股股浓烈微烫的阴精由欣虹蕊心的小口中持续的射出我大龟头的肉冠被她蕊心射出的热烫阴精浸淫的暖呼呼的,好像被一个柔软温润的海绵洞吸住一样。

而她阴道壁上柔软的嫩肉也像吃冰棒一样,不停的蠕动夹磨着我整根大阳具,她的高潮持续不断,高挑的美眸中泛出一片晶莹的水光。

「小处男,你为什么还不出来?」数波高潮过后的欣虹脸上红潮未退,媚眼如丝瞧着鼻头见汗却犹未射精的小处男。

「欣虹,因为我天赋异稟,能控制精关,百战不疲!」我手掌抓住了她白嫩的秀峰玉乳,伏下身去一口含住了微微泛红的乳珠,她的乳珠受到那有如灵蛇的舌尖缠绕及口中温热的津液滋润,立时变成一粒硬硬的樱桃。

「呃哼!你不要这样,小处男。

我会受不了的……你……呃…………」

我不理会她的抗议,一嘴吸吮着她的红樱桃。

欣虹嫩白双峰被我赤裸壮实的胸部压得紧紧的,敏感的肌肤蜜实相贴,双方都感受到对方体内传来的温热,加上胯下坚挺的大阳具同时开始在她湿滑无比的窄小蜜壶中抽插挺动,使得她再度陷入意乱情迷之中。

「呃……小处男……你……你真是……哎呃……轻一点……嗯…………」

她也本能的挺动凸起的阴阜迎合着抽插,嫩滑的花房壁像小嘴似的不停的吸吮着在她胯间进出的大阳具。

两人下体紧密结合得丝丝不漏:一根粗长黝黑的肉棒,在欣虹雪白粉嫩的修长美腿忽进忽出,入则尽根,记记贴肉,出则缓快交替,红肿的龟头有时全部退出那茵黑柔毛掩盖的桃源秘处,有时则正好卡在那因挤迫而喷张的两片肥厚的大唇肉上。

我兀自低头勤奋地耕耘,我一手搂着欣虹忽躬忽躺的腰肢,一手扒抓着她颤抖不已的肥嫩柔腻的雪臀,下身用力,肉棒抖动如狂,插得越来越深,抽得越来越急。

欣虹欲仙欲死的娇吟浪叫,偶尔混合着粘湿肉棒抽插之际带起的淫水飞起、滋滋动人的水声,不由忽感浑身酥软,宛似失去了全身的力气,纵然闭上眼睛,脑海里亦全是那粗硕肉棒在鲜红蜜壶中进入出没的情景,挥之不去。

两人此刻也到了紧要关头,欣虹此时似乎完全迷失了自我般在小处男胯下蠕动迎合,娇息喘喘,螓首左右摇摆,秀髮飞散,一双星眸似开似闭,贝齿紧咬的红唇鲜艳欲滴,雪臀好似波浪起伏般连连扭耸旋顶,唇肉开合间还可见到在粗大肉棒的挤压下不停分泌的乳白淫液,点滴淋漓。

她正自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忽然只见我猛地向欣虹做一连串连环进击,大肉棒抽插如风,噗滋声不绝于耳,龟头在欣虹热烫的紧密小蜜壶内轻旋厮磨,藉龟头肉稜轻颳她的肉壁。

突然,一波波快感欲浪如怒潮捲来,欣虹再也撑不住,尖叫一声,四肢锁紧我身躯,一道热滚烫辣的阴精涌出,我唔的一声,龟头受此沖激,蜜液得烫我全身骨头都似酥了,精关震动,汩汩阳精怒洒而出……

我双手猛然鬆开,任由泻得浑身无力、昏昏濛濛的欣虹瘫软地倒在床榻之上,沉重的身躯猛然一沉,全部压在那绵软炽热的酥柔娇躯上,双手一只一个抓住软绵绵的乳肉,肆意地掐弄着.......

后记:我成了欣虹的地下情人,在明竹不在时由我陪欣虹共度巫山,不小心欣虹怀上了我的孩子,我劝她打掉孩子,欣虹不肯,明竹也不清楚,这样明竹养了我和欣虹的作爱结晶。 /p>